人生屋
卷首語 萬葉集 情感 熱讀 流行 視野 成長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青年文摘 > 成長 > 康輝:我與母親的最后一次別離

康輝:我與母親的最后一次別離

時間:2020-07-08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2018年11月15日早上8點,我在首都機場的候機樓等待出發,就在這個時候,接到了姐姐的電話,7∶15,媽媽走了。
  
  一下子,我仿佛回到了13年前,2005年2月3日那個冬日寒冷的下午,也是在工作中接到姐姐的電話,說爸爸快走了。但至少,那一次,我冒著半路突然紛飛滿天的雪花奔回家中,算是送了爸爸最后一程,盡管那只是某種形式上的堅持。而這一次,媽媽走的時候,我是真的咫尺千里。
  
  工作已箭在弦上,我能做的,只有挺住。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身旁的人大都閉目酣睡,我睜著眼睛,眼前一幕幕過著媽媽的影子。當心痛到承受不住時,便一次再一次躲進衛生間,失聲痛哭。
  
  媽媽一生都好強,最后在病榻上纏綿的那兩個月,該算是她從來沒有過的無助和脆弱的時候。而我最后陪伴她的時間,就像過去這些年里一樣,少得可憐。我知道媽媽其實一直在很努力很努力地堅持著,也許在她心里清楚地知道,只要她在,我和姐姐的家就還在。而她最后還是走了,也許是不想成為我們的負擔吧。
  
  這些年,我竟再也沒有與媽媽合影。盡管現在拿起手機拍張照片是如此容易,可我翻遍了先后更換的幾部手機,竟一張也沒有。我是多么堅信日子還將長長久久?還是壓根就忽視了她的存在?
  
  我想回家,把用了幾十年的那張竹躺椅帶回來,那還是我上小學的時候,媽媽到四川出差,千里迢迢輾轉了四川、湖北幾個省份一路背回來的。那是我小時候對夏天的深刻記憶,當然,也是我至今無法想象的一路重負。
  
  我很想再陪她好好說一會兒話,這些年即便回家,能靜靜地坐下來陪媽媽聊聊天的時間,少之又少。再加上我真的遺傳了她一半的急脾氣,常常兩句話沒過,就忍不住和媽媽嗆起來?扇缃,我想認認真真地再聽她嘮叨幾句,卻聽不到了。
  
  隨著年紀漸長,我越來越驚嘆于生命基因的強大,在我身上,爸爸的寡言隱忍和媽媽的沖動急躁,如此矛盾又統一地成為我的個性特征。而從他們身上,我亦承接著正直、善良、自尊,不輕易麻煩別人,滿懷赤誠卻又與他人始終保持著距離。每當我大步流星被旁人一路追趕并抱怨走得太快時,我會驀地想起小時候,在院門口翹首盼著媽媽下班,遠遠地,會在街道拐角看到媽媽轉過來,那同樣大步流星的身影……
  
  所以,我想,媽媽終究還是沒有走,因為她終究在我和姐姐身上、身邊都留下了永遠的印記。
  
  媽媽走后的很長時間里,我都沒有夢到過她,可最近,我接連夢到兩次。一次夢到她和爸爸一起,收拾了行李好像要出遠門,臨走前,她一直嘮叨著:“我們走了以后,你們每天也不做飯,吃什么呀?”又一次,我夢到媽媽踩著一雙她從來沒有穿過的高跟鞋,說:“我參加了一個舞蹈班,得學著穿高跟鞋了。”醒來,我沒有眼淚,心里反有了一絲暢快,我相信,媽媽在那個世界,仍在記掛著我們的同時,也一定開始了她更快樂的生活吧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体育彩票中几个号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