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五毒秀才

五毒秀才

時間:2020-07-02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1。五毒俱全
  
  清朝中期,有個秀才名叫劉墨林。劉家本是富裕人家,到了他這一輩,人丁稀少,只有他一個男丁。他不到十三歲就中了秀才,被稱為神童。沒想到父母先后病逝,他少不經事,整日傷心欲絕。為了讓他開心起來,管家劉福帶著他四處游玩,很快,劉墨林吃喝嫖賭、斗雞養狗,無所不通。當時大煙還不流行,人們把吃喝嫖賭玩列為五毒,劉墨林也因此得了個“五毒秀才”的名號。
  
  劉墨林僅用了兩年就敗光了家產,只剩下祖傳的宅子沒賣了。管家劉?慈兆舆^不下去了,也就離開了。劉墨林守著空蕩蕩的幾間房子,喘氣的只剩他養的一只公雞和一條黃狗,都是他過去斗雞玩剩下的。他靠著寫字賣畫賺點錢糊口,本想當塾師教幾個孩子,可哪有人敢把孩子交給他教呢?
  
  轉眼三年過去了。這天,劉墨林正在院子里瞇著眼曬太陽,忽然有人推門進來說:“少爺,一別三年,可還好?”
  
  劉墨林睜眼一看,笑了:“劉福啊,聽說你去京城了,看你這一身光鮮,一定是混得不錯啊,怎么有空來看我?”
  
  劉福嘆息道:“當初怪我,看你心里悲痛,只想著讓你散散心,想不到害你落到這般田地。這三年,我在京城官員家里當管家,心里卻一直惦記著你啊。”
  
  劉墨林不以為意,伸個懶腰說:“不怨你,還是我這個雞蛋有縫,才浸泡得五毒俱全。你給當官的當管家,肯定很忙,說吧,有啥事?”
  
  劉福笑著說:“我給少爺你找了個肥差!當初我說賣這房子,少爺不肯,想不到還留對了。要是沒這房子,這事還成不了呢。”接著,他詳詳細細地說了起來。
  
  原來,劉福當年到京城后,進了張府當管家。張府老爺在朝中當官,有兩個兒子,大兒子張樹八歲,小兒子張林兩歲。上個月,京城來了個算命先生,據說算得很準。因為張老爺奉命要出門辦差半年,張府太太特意把算命的請去,給老爺算出門時辰和行程。本來一切正常,給老爺算完后,太太讓算命的給大家也都算算。誰知算命的一看見張樹,就大驚失色,說這孩子雖然有封侯拜相的命,可今年卻有一場大災難逃。
  
  張老爺本覺得是無稽之談,但接下來幾天,張樹練習騎馬時摔了下來,又在花園中被毒蟲蜇了,張老爺就不那么淡定了。張老爺想起算命先生的話,讓人找到他。算命先生說,凡是貴人之命,都被鬼神所忌,必有一劫。要想破解,需往西走百里之外,躲上半年方可。
  
  老爺出門在即,就命劉福來辦這件事。劉福想來想去,忽然想到了劉墨林。劉家宅子剛好在京城往西一百多里,雖不算豪宅廣廈,也是青磚白瓦的好房子。更何況,劉墨林是個有學問的秀才,還可以給張樹當老師,這半年也不耽誤學習。劉福把這些條件跟老爺和太太一說,他們都很贊同。
  
  劉墨林聽到這里,忍不住笑了:“當老師倒是行,可他們就不怕我這個五毒秀才把孩子帶壞了?”
  
  劉福搖搖頭低聲說:“少爺,你以后可千萬別再說這話了。這事只有本地人知道,京城人哪里聽說過?老爺和太太說了,租房子、教少爺,總共給五十兩銀子。吃喝的錢也都是府里出,你也跟著一塊兒吃,多好的事!”
  
  劉墨林仰頭想了想,覺得也不錯,就答應了。第二天,劉福帶了幾個人來打掃房間,整理鋪蓋被褥。傍晚時分,一輛馬車拉著張府的大少爺張樹和一個貼身丫鬟來了。
  
  張樹雖然年少,但彬彬有禮,一見面,先給劉墨林行了拜師禮。劉墨林連連擺手道:“我只是照顧你半年,談不上正式的老師,不用行禮。”
  
  張樹卻認真地說:“一字之師也是老師,何況要教我半年?”他身后的丫鬟十六七歲,看著甚是伶俐,對劉墨林卻不太友好,翻著白眼看他一眼,轉身去給少爺鋪被褥了。
  
  2。五毒之劫
  
  就這樣,張樹在劉宅住了下來,除了那個貼身丫鬟之外,還帶來了一個男仆,負責外出采買菜蔬。張樹自被毒蟲蜇后,一直在服藥,也由男仆按方抓藥熬制。那丫鬟廚藝不錯,張樹也十分知禮,每次吃飯都請劉墨林坐上座。劉墨林也不客氣,回回放開肚皮大吃,吃完還要打包帶回屋里,喂自己的寶貝公雞和黃狗。
  
  劉墨林的四書五經還是非常有水平的,教張樹也自覺還算盡力,但不知為啥,那丫鬟就是看他不順眼,從沒好臉色給他。劉墨林是個大大咧咧的人,倒也不在意。
  
  這天,丫鬟出門轉了一圈,回來拉著張樹要走。那男仆自然不敢做主,說劉管家說了,半年后來接,有什么急事可以請當地驛站傳信。張樹也不明所以,丫鬟急了,指著劉墨林說:“我就知道他們沒安好心!少爺,你知道這個人外號叫什么嗎?當地人都叫他五毒秀才!跟著他,能學出什么好來!”
  
  張樹畢竟是個孩子,頓時沒了主意,看看這個,看看那個。劉墨林哈哈大笑道:“沒錯,我是有這么個外號。不過五毒秀才也是秀才,我沒帶他吃喝嫖賭玩,只教他學問,有什么關系?”丫鬟不聽他解釋,逼著張樹寫了封信,表示老師不好,要回家,讓男仆送去驛站。
  
  接下來的幾天,張樹跟劉墨林學習時總有些不好意思。劉墨林反過來勸張樹:“估計你也待不了幾天了,趁這幾天多學點東西,也算沒白行過拜師禮。”
  
  當天夜里,大伙兒都睡了,宅子里靜悄悄的。丫鬟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突然聽見地上似乎有動靜,她爬起來點燈一照,頓時嚇得尖叫起來。
  
  只見地上有幾十只黑乎乎的蜘蛛,個個有茶杯大小,正在向里屋爬,張樹就睡在里屋呢。丫鬟一邊叫張樹別下地,一邊拿起炕上的書往地上砸。那些蜘蛛不搭理她,一個勁地往里屋爬。張樹被丫鬟的叫聲驚醒了,不知所措地抱著被子縮在炕上,眼看幾只爬得快的蜘蛛都快上炕了!
  
  這時,門外傳來劉墨林的聲音:“丫頭,快開門!”丫鬟看著在地上轉圈的蜘蛛,不敢下炕,哭著喊:“地上有蜘蛛!”劉墨林不出聲了,掏出一把小刀,插進門縫里,不知怎的擰了幾下,一扭就把門打開了,接著伴隨著一陣勁風,他養的大公雞直接撲騰進里屋。
  
  按說蜘蛛看見公雞就該跑了,但這些蜘蛛卻不肯退去,躲閃著公雞還是往炕上爬,看樣子就是認準了張樹。那只公雞有斗雞的狠勁,也不叫,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啄。蜘蛛被啄急眼了,也張牙舞爪地往公雞腿上咬。公雞動作極快,用爪子踢開接著啄。激烈的戰斗持續了一頓飯的工夫,到最后,只留下滿地的死蜘蛛。
  
  丫鬟這才下了地,兩腿發軟地掃著死蜘蛛,張樹看著嚇得哭起來:“我在家時就被毒蟲咬傷過。怎么躲出來一百多里,還有這樣的事?”此時男仆也聽到動靜,從門房跑過來,焦急地說:“少爺,那算命的說你出來是躲災,不會是一想要回家,災就跟著來了吧?”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体育彩票中几个号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