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“疫”路有你

“疫”路有你

時間:2020-06-09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1。家里下了死命令
  
  蔣山是深圳一家醫院的門診醫生,“單身狗”的生活持續了好幾年。今年,遠在河北老家的父母,在同村給他尋摸了一門親事。女方父親在深圳做生意,見面后,女方對蔣山很滿意。蔣山覺得對方還可以,在父母催婚的重重壓力下,就同意了。他一年中回了老家幾回,把各種事兒準備妥當,定在正月初八結婚。
  
  轉眼大年二十九,晚上,父親蔣大海打來電話:“放假了吧?趕緊回來。咱們要娶大老板的閨女,算是攀高枝了,人家還沒擺譜,你不能擺譜!”
  
  蔣山說:“爸,我剛想給你打電話呢。你看新聞沒?頭些日子,武漢出現了新冠肺炎,傳染性很強,已經傳到周邊省份,我這兒肯定要忙起來了。咱能不能把結婚日子先往后錯一錯……”
  
  蔣大海聲音提高了八度:“放屁!千錯萬錯,結婚日子不能錯。你沒聽過那句話嗎?‘錯一錯,死婆婆’,你這個混蛋小子,想害死你親媽呀!日子定了,改不了!”
  
  家鄉婚禮習俗中的確有“錯一錯,死婆婆”的說法,意思是結婚日子一旦定下,就不能更改選定的吉日,日子一旦更改,新媳婦的婆婆很可能遭遇不幸。這明顯是迷信。
  
  蔣山猶豫了一下,鼓起勇氣說:“爸,我昨天已經把飛機票退了。”
  
  蔣大海勃然大怒:“畜生,翅膀硬飛遠了,就不聽話了,還學會先斬后奏了。行,你退票,我買票,我明天就飛深圳,親自跟你們領導求情,把你‘老人家’請回來!”
  
  蔣山就怕這一著兒,他頓時繳械投降,連忙說:“爸,你別生氣,也千萬別來。我這就買票回家。”
  
  蔣大海“啪”地掛了電話,蔣山嘆口氣,上網重新購買最近的飛機票。
  
  受疫情影響,很多人選擇退票,機票倒是相對寬裕。蔣山很快重新買好了機票。坐飛機先到河南鄭州,再轉火車回河北,最后轉公交回自己的村莊,非常方便。
  
  第二天是除夕,一早,蔣山戴上醫用口罩,拖著行李箱,前往寶安機場登機。路上人和車都很少,不像過年的樣子。機場出入口,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對登機人員履行體溫檢測等手續。經過層層檢查,蔣山終于登上了飛機。
  
  蔣山剛在挨過道的位子坐下,后邊來了一個姑娘,N95口罩、護目鏡、帽子,裹得嚴嚴實實,她站在蔣山旁邊,確認了一下座位,說:“打擾,讓一讓,我是靠窗的位子。”
  
  蔣山趕緊站起來躲在一邊,姑娘落座后,護目鏡后頭的一雙妙目對著蔣山友好地一笑,蔣山笑一下表示回應,姑娘卻已經把腦袋扭過去,看窗外的風景去了。
  
  蔣山想起自己是快結婚的人了,不禁有點兒失落。
  
  飛機準時起飛。平穩后,姑娘突然轉過頭來,說:“哥,打擾了,我有個建議,不知你能不能聽得進去。你看前后排靠窗戶的地方都有空位,你不考慮挨著窗戶坐嗎?”
  
  這話聽起來表面關心,實則嫌棄,蔣山抵觸地說:“我喜歡挨著過道,起身上廁所不用打擾別人。”
  
  姑娘點頭說:“有道理,不過得看什么時候,F在非常時期,你就得選擇最安全的地方,飛機上挨著窗戶最安全,挨著過道最危險。”
  
  蔣山的興趣提了起來,問:“這是什么說法呢?”
  
  姑娘說:“這不是我的觀點,是外國專家研究飛機機艙內病毒擴散方式得出的結論。在兩至五小時的飛行中,六成以上的乘客會起身一兩次,他們都會從靠過道的座位旁經過,過道位子上的乘客也容易受影響起身。假如飛機上有病毒攜帶者,你想,你的感染概率是不是非常高?靠窗戶的位子則不然,大大降低了感染病毒的風險……”
  
  蔣山聽罷,點點頭,說:“我這就坐到窗戶那邊去!”說著,蔣山坐到了前面一排靠窗的位子。
  
  不一會兒,蔣山突然聽到姑娘說:“哎,這里有人坐了,坐回您自己的位子去吧。”
  
  蔣山回頭一看,一個中年男人坐在姑娘旁邊,沒戴口罩,咧開大嘴,露著一口煙熏火燎的大板牙,笑嘻嘻地沖姑娘說:“我在這坐會兒,你要無聊,我們可以聊聊。別人都叫我‘卷毛’,大名叫……”
  
  姑娘拍拍蔣山的靠背,說:“你趕緊坐回來!”
  
  蔣山暗暗發笑,不過他還是站了起來,對卷毛說:“大哥,您讓一讓,這是我的位子。”
  
  卷毛臉色一沉,說:“票呢?”
  
  看完蔣山手里的票,卷毛耍賴道:“就算是你的位子,讓我坐會兒不行?你跟這姑娘不認識,就不要妨礙我們認識。”
  
  姑娘突然說:“誰說我們不認識,我們是朋友,要不座位挨著干嗎?”姑娘對蔣山擠擠眼,蔣山接上話說:“是啊,我們是朋友。”
  
  卷毛還要說什么,一位空姐過來,讓他們別吵了,卷毛悻悻地站起身走掉了。
  
  蔣山說:“要不我還是坐前頭去吧?”
  
  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沒事,就坐這里吧,謝謝你剛才解圍。”
  
  蔣山笑著說:“別客氣。不過,你不怕我傳染你了?”
  
  姑娘“撲哧”笑了,說:“清靜不得,退而求其次。世衛組織研究表明,一旦碰上感染者,前后三排都是密切接觸者,你坐前頭和坐這里的結果是一樣的。我叫宋寧,在深圳一家醫藥公司做醫療用品采購。你呢?”
  
  怪不得伶牙俐齒,原來是負責醫藥采購的。蔣山也做了自我介紹,自嘲說是被家里逼著回去結婚的。兩人算是半個同行,聊了起來。蔣山得知宋寧和自己是老鄉,好久沒回家了,年底奶奶病重,想見孫女最后一面,這才抽空回家。
  
  很快,飛機在新鄭機場降落,蔣山和宋寧出了機場,商量一起拼車去鄭州火車站。
  
  出租車很少,等了很久才過來一輛,車上乘客下車后,司機拿出一罐消毒噴霧,對著剛才乘客坐過的座位、摸過的門把手都噴了兩遍。兩人剛落座,后邊突然跑過來一個人,一把抓住門把手,說:“兩位,車不好等,把我也捎市里得了。”
  
  這人就是在飛機上騷擾宋寧的卷毛。這次,卷毛倒是戴了一只一次性口罩。宋寧還沒反應過來,卷毛已經坐到了她身邊,嚇得宋寧趕緊從另一側開門下了車。
  
  蔣山生氣了:“大哥,這是我們等到的車,請你下去吧。”
  
  卷毛不高興了:“我又沒說我不出錢。咱說明白了,我來出打車費,你們算搭車,怎么樣?”
  
  蔣山跟卷毛說不出道理來,下車跟宋寧商量:“咱們走不走?”
  
  宋寧猶豫了一下,咬牙說:“讓給他吧,我要再等一輛。”
  
  蔣山一走了之有些不好意思,就跟司機說,車讓給卷毛了。出租車開走后,蔣山和宋寧繼續等車。
  
  誰知道沒過一會兒,這輛車慢慢倒車開回來了,?吭谒麄z旁邊。后車窗一開,露出了卷毛的臉,他擠眉弄眼地說:“姑娘,我想了又想,現在形勢嚴峻,出租車分批停運,你們沒準等到天黑才能有第二輛。天寒地凍的,趕緊上來吧!”
  
  蔣山見卷毛沒完沒了,罵道:“趕緊滾,再不走我可報警了!”
  
  卷毛搖搖腦袋,假裝無辜地嘆口氣說:“我好心好意,卻被你殘忍拒絕。既然如此,再見吧!”說罷,出租車絕塵而去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体育彩票中几个号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