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洞房里的驚天陰謀

洞房里的驚天陰謀

時間:2020-06-23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1
  
  清朝雍正年間,秦嶺大巴山交界處,有個秀陽村。小村不大,山清水秀,人們過著其樂融融,堪稱世外桃源的田園生活。
  
  這天,一大清早,村里吳老漢家忽然傳來驚天動地的哭叫聲。原來,吳老漢的兒子大柱一早被發現死在炕上,昨天是他新婚大喜的日子,村里老少爺們不少還去喝過喜酒呢。沒想到,好端端的一個活蹦亂跳的人居然死在新婚之夜。
  
  是暴病而亡,還是另有隱情?人們議論紛紛,莫衷一是。
  
  出了人命!這還了得。很快,縣衙劉知縣帶著當差的來了。只見死去的新郎神態安詳,似睡非睡,似笑非笑,臉上顯出一股莫名的詭異之氣,讓人心生寒意。劉知縣命仵作細檢尸體,誰知仵作忙活了半天,直搖頭,最后一臉無奈對劉知縣說:“大人,死者既無明顯的外傷,又無內傷,一時實難查出死因。只是……在死者的發際脖頸處有一紅點。”
  
  劉知縣探身查看,似是一齒痕,若隱若現。不仔細看,還真看不出來呢。
  
  沉吟片刻,劉知縣輕拈須髯,扭臉看了看一夜之間成為寡婦的新娘。新娘子十八九歲的樣子,眼睛哭得紅腫,神情哀凄,模樣倒也端莊清秀。她哭哭啼啼地說:“今早起來,發現丈夫一直在蒙頭大睡。叫了半天不應,一推一動不動,感覺事情不妙,忙喊來公婆,這才發現丈夫已亡。”說著,淚如雨下。
  
  新娘子面色坦然,對答如流,看不出異樣。劉知縣只好把手一揮,吩咐衙役,帶上尸體,打道回府。
  
  經查,新娘子為人正派善良,并無不安分之事。新郎一向老實厚道,更無仇人。排除了奸情仇殺,其他的查來詢去,也無進展,只好把新郎定為暴病而亡。畢竟當天新婚大喜,操勞興奮過度,突發重疾,不治而亡,也說得通,就結案了。
  
  2
  
  幾天后的一早晨,劉知縣剛一起床,手下人匆匆來稟告,縣府所在的大河莊有人報案,說今早發現兒子暴斃,可嘆這家兒子昨天剛剛完婚。
  
  噢?劉知縣心一動,想起前幾日也發生過新郎之死,立即心急火燎地帶領衙役們前去。這家和吳家的情況一模一樣,死者的脖頸處竟然也有一淡淡齒印。
  
  是巧合,還是人為的兇殺?縣衙上下煞費苦心,硬是對案子理不出一絲頭緒,找不出一點破綻。
  
  忽一天,又接到一村民報案,他家兒子在新婚次日發現死在床上。又是新郎之死!
  
  劉知縣一聽,心跳如鼓,頭都大了,不敢怠慢,趕緊帶人趕去。果然不出所料,和前兩次案子驚人地相似。毋庸置疑,三起均為兇殺!
  
  哪知,不待案子破了,隔三岔五,又接到三起新郎暴死的報案。接二連三出現命案,且都是新郎神似暴斃。殺人動機不明,作案手法蹊蹺。一時間民間謠言四起,傳妖孽轉世,專滅新郎,嚇得再無人家敢給兒子娶親了。
  
  案子久懸未決,百姓惶惶不可終日。上司聞訊震怒,劉知縣破不了案無話可辯,眼看官帽難保前途未卜,弄得他茶飯不思焦頭爛額。
  
  就在劉知縣一籌莫展之際,衙役來報,牢內關押著的一個小偷要見大人。劉知縣一聽,不耐煩地沖衙役吼道:“老爺我被連環殺人案弄得愁腸百結,怎有閑心見一個小偷?不見,不見!”衙役不敢多言,轉身離去。不一會兒,衙役又興沖沖跑回來,趴到劉知縣的耳邊低語幾句。劉知縣臉上頓顯驚喜之色,嘴里大叫:“快,快把小偷帶來。”
  
  不久,衙役帶來小偷,是一個精瘦的年輕人,見了劉知縣,眼光躲躲閃閃,欲言又止,似有難言之隱。
  
  劉知縣溫和地說:“不要害怕,你說知道殺人案,但說無妨。”
  
  年輕人沉默半晌,吞吞吐吐地說:“老爺……我知道我有罪。我告知真相,能否將功贖罪,請老爺饒恕小人?”
  
  劉知縣馬上安慰說:“如能幫老爺破了這個案子,不管你身犯何罪,老爺我一定替你擔當!”
  
  年輕人這才如釋重負……
  
  3
  
  數天后,縣城有戶王姓人家突然張燈結彩,鑼鼓喧天,吹吹打打,高朋滿座。原來是娶媳婦的。百姓們趕來看熱鬧,卻也搖頭嘆息:唉,現在啥時候了,這家人還敢明目張膽地娶親,離斷子絕孫不遠了。
  
  王家人似乎不信邪,充耳不聞,照樣熱熱鬧鬧操辦喜事。
  
  當天晚上,正當賀喜之人全部走光,一對新人亦吹滅燭燈安歇,萬籟俱寂之時,從東郊野外一條黑影疾走而來,如鬼似魅般翻墻落入院內。黑影搖頭晃腦,“嗞嗞”一聲森笑,從窗戶外吹入迷魂香,確信人已昏睡不醒后,才輕松地打開房門,閃進門內,悄無聲息地站在一對新人的床前,嘴角閃過一絲殘酷怪異的笑。
  
  黑影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,輕輕托在手掌里。那東西毛茸茸的,呈暗棕色,不大。尤其嘴部很短,形如圓錐,犬齒長而尖,鋒利如刃,是一個丑陋不堪的活“怪物”。黑影環視著新娘子,眼里盡是淫蕩的笑,一揚手,那怪物竟有翅膀,立馬無聲地飛動起來,訓練有素似的直奔床上,躡手躡腳地落在新郎頭邊,伸出嘴巴試探了一下,尖長的牙齒對準了新郎的脖子,就要刺穿。猛然間,床上的新郎手腕一抖,一個絲網狀物件唰地罩住了那怪物。新郎翻身坐起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用一精光灼灼的物件,啪地套在了黑影脖頸上,然后飄身下床,嘴里高喊:“大人,抓住啦!”
  
  房門大開,四周驟然火把高起,亮如白晝。從院落黑暗處呼啦啦沖出一大堆人,正是劉知縣一干人。燈光下,那黑影居然是一個老頭兒,見被人逮住,他面如死灰,仰天嘆道:“唉,天意,天不助我啊。”垂頭喪氣,再不言語。
  
  原來,那個被抓的小偷,那天來到一戶娶親者家中,想趁風高月黑夜閑人靜時偷些值錢物。哪料未曾動手,卻見黑影一閃,一人已飄落院里。
  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体育彩票中几个号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