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者文摘 > 生活 > 蔣勛:我母親有一雙魔術師般的手

蔣勛:我母親有一雙魔術師般的手

時間:2020-07-08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童年的時候,父親母親與我的關系很深,尤其是母親。
  
  我常感覺母親有一雙魔術師般的手:我小時候蓋的被子,是母親親手縫制的;人家送我母親十幾種毛線,她就織成毛衣,每年過年再把舊毛衣拆了,用舊毛線織出新花樣,便又是一件新衣了。記得我很小的時候,就跟在母親身旁,看她買菜、包水餃。不論買什么菜,她總是會用食指跟大拇指的指甲,把老的地方掐掉,把普通的食材變成我們嘴里最好吃的菜。
  
  美的感受,是需要時間的。我們那個年代的父母,在生活上花了很多的時間。譬如我蓋的那床被子,現在看來是多么奢侈,因為那是母親親手做出來的,而且母親每個星期都會拆洗一次。那個年代沒有洗衣機,她要到河邊去洗,拿木棒槌敲打。被單洗完以后,用淘米水漿過,等到陽光好的時候搭在竹竿上曬。我蓋被子的時候,被單上就有陽光和米漿的味道。
  
  我的第一堂美學課,也是母親給我上的。我們過去經常會走到院子里去看一朵花、一片葉子,做很多沒有目的的舉動,她不像其他大人,看到小孩沒事做的時候會慌張。
  
  我盡量學習母親的這種不慌張。在大學教書的時候,每年四月,羊蹄甲紅成一片,上課的時候我都可以感覺到,十八九歲的年輕人,根本就沒有心思聽課。我會停止上課,帶學生去花下坐一個鐘頭,聊天,或什么都不做。
  
  我們需要這樣的課堂。不是每天都要如此,而是教育者偶爾要帶孩子出去看花,去聽海浪的聲音,讓他們脫掉鞋子去踩沙灘。
  
  生活的美,需要人們舍得付出時間去創造。而在當今的職業狀態下,做父母的很難做到。
  
  我給一個公司的員工上課。這些人多從名校畢業,平均年齡三十幾歲。他們進入這家公司以后就有股份。他們每天看著股票漲跌,但如果十年內離職,股票就全部收歸公司。所以沒有一個人敢離職,人就相當于賣給這家公司了。
  
  有一天我講完課,有人向我提問,他說:“我女兒現在五歲了,您認為她應該去學小提琴還是鋼琴?”“你是那位八年沒有休假、晚上十一點都不回家的爸爸嗎?”我問道,他點點頭。
  
  然后我給出了我的建議:“你可不可以先不要關心女兒要學小提琴還是鋼琴,趕緊回家抱抱她吧。”
  
  我知道他不能理解我的這個建議,但我真的希望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夠記住父親的體溫,將來她走到天涯海角,也能擁有很大的安慰和鼓勵。這是人最本質的、最根本的渴望,即便我帶進課堂的是藝術,但我所要表達的,卻不只是藝術,還有藝術旨在傳達的生活哲學。
  
  因此,我感謝我母親的陪伴,感謝我們一起做過的看似無聊的事情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体育彩票中几个号有奖